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估值200万!电瓶小偷周某成网红遭MCN争抢、央媒怒斥!

  偷电瓶车的周某因“一辈子不可能打工”红了,4月18日是他刑满出狱的日子,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偷电瓶的周某出狱后就被多家MCN平台开价百万签约。火爆的网红经济背后,是否如看上去的这么美?

  偷电瓶估值2百万 遭网红平台争抢

  而这次这位网红却十分“雷人”!

  2012年6月,周某因偷电瓶被民警抓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作了回应,“打工这方面,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做,就是偷这种东西,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进看守所感觉像回家一样,在看守所里的感觉比家里感觉好多了!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里面的!”

  不久后该采访视频突然在网络上蹿红,在网友的加工下生成了诸多段子和表情包,红极一时。其本人也被网友冠以“窃格瓦拉”的外号。

  直至近日出狱,周某再度引发了广泛关注。而这次引发舆论关注,是因为近期出狱的周某获得多家网红经纪公司的高薪争抢!

估值200万!电瓶小偷周某成网红遭MCN争抢、央媒怒斥!

  据报道,在周某出狱当天,居然有若干家网红经纪公司派人开着保时捷和玛萨拉蒂等豪车去到现场接人。

  对于网红公司开着跑车来,周某的一个兄长表示已经不陌生了。他说,目前为止已经有30多家类似的公司接触过他们家属,甚至还有人开着法拉利、布加迪等跑车到他们村去的,200万、300万的签约价都有人提过,还有一些令他困惑的名词,例如“直播提成”。

  他直言:“说实话,我们也搞不懂。”

  对于百万签约这一做法,有网红经济公司表示, 200万签约之前做过评估,此前网上有人模仿周某的脸做直播,也挣了钱。但周某做直播也有一些风险,考虑到周某的实际情况,直播也有可能面临封杀。

  网友评论

  实际上网友们的三观还是非常正的,有网友就表示,这真的是一个流量为王的社会,社会病态了,价值取向有问题,违法的人有什么好宣扬的。他被签约不是因为他的才华,而是因为他的犯罪行为,凭什么犯罪可以成为赚钱手段。

估值200万!电瓶小偷周某成网红遭MCN争抢、央媒怒斥!

  也有网友表示,从这件事我们也可以得出“网红”时代下的一些思考,也有感于这个时代的浮躁化,许多的网红公司为了吸引眼球,赚取更多的流量,开始以各种方式造“星”,值得我们思考的是,这些,真的称得上是星吗?

  人民日报怒斥

  对于这一现象,人民日报进行了驳斥。人民网文章表示,争抢“不打工男”,这些公司病得不轻。

  快节奏的网红营销不是不可以,只不过当它加诸一位刑满释放人员,还是该谨慎些。就从周某的个人经历看,是可以有一些严肃的追问,做一些厚重话题的探讨,现在看都有被营销套路碾平的倾向,变成一个单薄的娱乐符号。我们希望周某人生获得新的转机,也希望这个机遇,能与反省、耕耘、理智的常识相匹配,而非衍生出更多的光怪陆离。

估值200万!电瓶小偷周某成网红遭MCN争抢、央媒怒斥!

  而这场闹剧背后的MCN平台也再度引发关注。有研究人士表示,所谓‘网红经济概念股’,主要围绕网红电商直播和内容多元变现,这背后是MCN(Multiple-Channel Network)的繁荣。”

估值200万!电瓶小偷周某成网红遭MCN争抢、央媒怒斥!

  MCN资本化本身就是一场秀

  但在专业人士看来,就和它们力推的各种网红一样,MCN的资本化本身就是“一场秀”,也就是A股中颇受游资青睐的主题投资。

  有业内分析师表示,每年流动性充裕的上市公司都会炒作一些概念、热点,只是今年可能恰好轮到了MCN。在主题投资中,被选中的公司的业绩并不重要,噱头才是重点。

  主题投资往往短期热度高,通过炒作使得股价虚高,但随着概念不再新鲜,上市公司终将回归原本的价值曲线。

  网红概念龙头一季报亏损

  比如此前被吹上天的星期六,疫情并没有给它带来“宅家牛”。

  星期六发布的最新一季度也业绩预告显示,第一季度预计亏损3700万元至5500万元,而上年同期盈利2138.27万元。

  对于亏损原因,星期六表示,受疫情影响公司及重要子公司复工时间大幅延迟;此外1月下旬至3月上旬期间多数门店关闭线下运营,三月份店铺逐步开业以后也由于线下人流大幅减少造成实体店铺销售额同比大幅下滑。

  仅不到30%的MCN实现盈利

  从长期来看,或者说从价值投资的角度来看,上市公司的股价最终还是要靠业绩支撑起来的。

  而据评数据,目前只有不到30%的MCN短视频机构实现了盈利,大部分处于盈亏平衡或持续亏损的境地。

  马太效应明显

  而叹气MCN投资,有业内人士认为,重要的是看这个机构的质量,而非个别网红的质量。炒作一个人是不理性的。

  《2019年中国MCN行业发展白皮书》中提到,头部MCN撬动了60%的市场规模,马太效应明显。

  比如在美股上市的如涵控股。去年如涵招股书显示,在截至2018年底的9个月里,如涵控股一共签约113名网红,按照交易流水分为三个层级:一线网红、成熟网红以及新晋网红。

  如涵控股官网显示,阿里巴巴集团唯一入股的MCN机构,并与微博、抖音、快手、B站等平台达成战略合作。

  但即使如此,如涵目前仍处于亏钱的状态。

  如涵2020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该公司总净营收为人民币4.821亿元(约合6920万美元),同比增长25%;归属于如涵的净利润为人民币1070万元(约合150万美元),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人民币1550万元,净利润同比下降46.43%。

  目前各大MCN机构正在持续扩招,希望复制下一个网红带货的头部大V“李佳琪”或“薇娅”。

  但业内普遍认为,网红带货的“马太效应”是不可逆转的,而且集中速度很快。在淘宝直播,新的头部网红几乎不可能诞生了;在快手,电商主播野蛮生长的时代即将结束;在抖音,电商直播流量其实早已被少数网红瓜分。

  而马太效应也存在于MCN机构本身。独立分析师唐欣认为,MCN机构会呈现明显的马太效应,少数优质机构会占据行业领先位置,并获得绝大部分市场份额。而绝大部分机构则不赚钱,甚至出现亏损。

  文章内容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删改。